2017年10月 6


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对环境评估的结果南辕北辙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奥巴马政府与特朗普政府就《清洁水法》(CWA)相关的环境评估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本期《政策论坛》的作者以此作为关键例子,强调政府有必要在对拟定法规的成本效益分析时采用系统化方案。这一案例的提出特别及时,因为CWA将在10月11日成为联邦最高法院(SCOTUS)的听证焦点。2015年,奥巴马总统扩大了CWA(它对水道给予了高水平的保护)的实施范围,即它纳入了先前没有得到保护的区域(包括湿地)。这一决定所根据的是一个监管影响分析(RIA),它是由环境保护局和陆军工程兵团完成的。然而,当特朗普在2017年下令进行第二次RIA时,它得出了近乎相反的结果。据Kevin Boyle和同事披露,2017年版的RIA"湿地"保护效益评估纳入了不恰当的描述,它甚至略去了整个成本与效益部类。更重要的是,2017年的RIA排除了2000年之前的研究,但目前经济类文献的最佳实践需要有效的推理以阐述为什么那些被排除的研究不符合目前的标准,但2017年的RIA并没有提供这样的推理。作者说,及时实行标准协议是必要的,因为受到CWA影响的农业、道路建设与维护及其它项目都会在10月11日受到SCOTUS裁决的影响。作者说,本期《政策论坛》所强调的重大差别凸显了政府机构对其法规的经济分析应基于可靠科学之上的需要,指出了这些措施会改善与人类健康和环境有关的决策。

###

Disclaimer: AAAS and EurekAlert!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accuracy of news releases posted to EurekAlert! by contributing institutions or for the use of any information through the EurekAlert system.

 

反安慰剂效应的高昂代价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

据科学家报告,当无效制剂被标注成昂贵药物时,接受那种无效治疗的人会认为他们感受的不良副作用更为严重。研究人员说,脑部与高阶认知有关的区域会在脊髓层面影响原始痛感。为了研究所谓的反安慰剂效应的神经学原因(在临床试验中,人们有时会报告副作用,即使他们所用的是无效物质),Alexandra Tinnermann和同事研制了一种新的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方法,目的是同时检测整个中枢疼痛系统(即皮层、脑干和脊髓)内的活动。科学家们招募了49人来测试反安慰剂治疗,所用的是一种假定的止痒霜,但后者实际上并不含有活性成分。所有的受试者都被告知,他们痛感的增加是该无效止痒霜的潜在副作用,但他们中有些人被告知所用的是昂贵的软膏,而另外一些人则被引导相信,他们使用的乳液是廉价的(科学家们甚至创制了两种标有高价或低价的不同的护肤膏包装)。接受"昂贵"乳霜的人会在热耐受试验中报告敏感性增加,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反安慰剂效应会变得更为显著。研究人员发现了在出现反安慰剂疼痛效应时被激活的脊髓部分;他们还确认,因为价格原因而改变的疼痛感觉与2个脑区中的差异相关,它们是导水管周围灰质及喙前扣带回。由Luana Colloca所撰写的相关《视角》还举了其它的例子(即病人的期待会改变安慰剂或反安慰剂效应),并倡议对这些现象的生理基础做更多研究以改善对临床试验的设计。

###

Disclaimer: AAAS and EurekAlert!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accuracy of news releases posted to EurekAlert! by contributing institutions or for the use of any information through the EurekAlert system.

 

全球蜂蜜样本测试呈新烟碱类杀虫剂阳性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对蜂蜜做的一个全球抽样检查发现,它们中有75%受到新烟碱类杀虫剂的污染。值得注意的是,在蜂蜜中所检测到的新烟碱类杀虫剂的浓度低于欧盟批准的允许人类进食的标准之下。然而,该污染的情况对传粉动物而言则较为悲观。新烟碱类杀虫剂的广泛应用已被确认为是造成全球传粉动物(尤其是蜂类)数量下降的一个关键因素。Edward A.D. Mitchell等人希望对新烟碱类杀虫剂污染的程度进行调查:他们对192个蜂蜜样本中的5种常用的新烟碱类杀虫剂进行了检测,它们是:啶虫脒、噻虫胺、吡虫啉、噻虫啉和噻虫嗪。采样的地方遍及所有的大陆(南极除外)以及众多与外界隔绝的岛屿。总体而言,在所有蜂蜜样本中,75%含有至少一种新烟碱类杀虫剂;在这些受污染的样本中,30%仅含有一种新烟碱类杀虫剂,45%含有2-5种新烟碱类杀虫剂,10%含有4或5种新烟碱类杀虫剂。新烟碱类杀虫剂浓度最高的样本采自欧洲、北美州和亚洲。尽管作者强调,蜂蜜中的新烟碱类杀虫剂浓度低于EU当局批准的食品和饲料产品中允许的浓度,但他们还是引述了某些有关新烟碱类杀虫剂对脊椎动物影响的新研究,例如,该杀虫剂会损害免疫和生长功能,这或许导致对这些限制进行重新评估。就新烟碱类杀虫剂对蜜蜂的影响而言,34%的蜂蜜样品中的新烟碱类杀虫剂浓度已知会对蜜蜂有害。这些结果表明,全球传粉动物中有相当大的比例可能受到新烟碱类杀虫剂的影响。在一则相关的《视角》中,Christopher N. Connolly对这些发现及蜜蜂长期接触新烟碱类杀虫剂的后果进行了讨论。

###

Disclaimer: AAAS and EurekAlert!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accuracy of news releases posted to EurekAlert! by contributing institutions or for the use of any information through the EurekAlert system.

fig1

IMAGE: Honeybees on a freshly built comb during the harvest season. This material relates to a paper that appeared in the Oct. 6 2017, issue of Science, published by AAAS. The...
view more
Credit: Simon Rowell Photography

 

新近测序的尼安德特人及远古现代人基因组增进了我们对人类进化的了解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两项对远古人类基因组的新研究为我们祖先及其表亲尼安德特人的生活提供了宝贵的线索。科学家们首先对采自一个女性尼安德特人的新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后者仅是对尼安德特人所做高品质完全测序的第二个基因组。这一进展证实了有关尼安德特人的若干推测,但它也揭示了新发现的该人种对现代人基因的贡献。尼安德特人在进化上与所有的当代人最为接近,因此它们对人类生物学和历史的研究提供了独特的视角。迄今已经对5个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然而仅得到一组高品质的数据,该数据来自在西伯利亚发现的一个"阿尔泰尼安德特人"。在克罗地亚凡迪亚(Vindija)某洞穴中发现了3个基因组定义不甚明确的人,在俄国的玛兹梅斯卡亚洞穴(Mezmaiskaya Cave)也发现了一个基因组定义不甚明确的人。Kay Prüfer和同事在此成功地分析了数十亿个DNA片段,它们采自该克罗地亚洞穴新发现的个体,后者被称作Vindija 33.19,这是一个生活在大约5万2000年前的女性。与先前的研究发现类似,该遗传学数据表明,尼安德特人生活在小型且隔绝的大约有3000人的人群中。从前经过测序的阿尔泰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组表明,该人的父母为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这令科学家们怀疑,尼安德特人与家庭成员间的杂交是否常见;然而,新测序的Vindija基因组并未显现类似的乱伦模式,这表明阿尔泰尼安德特人父母间近亲繁殖的极端情况在尼安德特人中可能并非普遍存在。然而,在克罗地亚洞穴中发现的Vindija 33.19看来确实与在该洞穴中发现的经过基因测序的另外3个人中的2人有着共同的母系祖先。作者用Vindija 33.19基因组来分析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和现代人中的演化分歧和基因流动。他们报告的许多结果包括,在12万年前至14.5万年前,即在克罗地亚尼安德特人与西伯利亚尼安德特人歧化之前,早期现代人基因流入尼安德特人。根据这一新的高品质基因组,作者估计,现代的非非洲人群携带的尼安德特人比例在1.8-2.6%间,这比先前估计的1.5-2.1%要高。最后,他们在该尼安德特人基因组中发现了丰富的新型基因变异,这些变异对现代人都有影响,它们包括与血浆LDL胆固醇浓度、维生素D浓度、饮食失调、内脏脂肪累积、类风湿性关节炎、精神分裂症及抗精神病药反应相关的基因变异。

由Martin Sikora等人所做的第二则研究聚焦于4个古代的但解剖学上属于现代人的基因组,他们是在俄国松希尔的埋葬地被发现的。这些基因组为人们提供了难得一见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类社会结构。这些人生活的时期大约在3万4600年前至3万3600年前之间,他们全为男性,而且相互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此外,研究人员在他们中没有发现见于阿尔泰尼安德特人中的近亲繁殖特征。尽管这些人只是一个小型基因群体的一部分,但鉴于这些人中的基因多样性,作者提出,他们的繁殖对象可能来自其狩猎-采集氏族之外。作者还重点介绍了这些基因组与尼安德特人基因组进行比较及混合的方式。

###

Disclaimer: AAAS and EurekAlert!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accuracy of news releases posted to EurekAlert! by contributing institutions or for the use of any information through the EurekAlert system.